设为首页|加入收藏 量产工具快捷入口: 慧荣 安国 群联 鑫创 联阳 芯邦 擎泰 我想 郎科 银灿 其他
联系站长
自己
热搜:
您当前所在位置: U盘启动盘制作工具-U盘之家首页 行业厂商资讯 日本地震波及全球产业链:内存芯片价格或暴涨

日本地震波及全球产业链:内存芯片价格或暴涨

发布时间:2011-03-13 23:45:00 浏览次数:1532次 类别:行业厂商资讯
  

因为拥有高科技优势,日本在很多领域特别是电子产业,掌握着最上游的产品和核心技术。相比之下,全球很多地区只是为日本做配套。所以,此次大地震虽然发生在国土面积还不到中国4%的日本,但影响却波及到了全球各个地区。地震对日本经济产业的影响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。日本的产业转移虽然很具规模,但并非我们想象的“产业空心化”。日本企业把核心技术和利润一直握在自己手里,移出去的只是低附加值的部分。

比如,对电子产业而言,由于东芝等芯片巨头部分工厂的停工,很可能造成代理企业拿货难,从而催涨全球芯片价格;对钢铁产业而言,由于日本集中生产高档钢材,地震可能会影响日本高档汽车板材对其他市场的出口。

日本在产业规划上的精巧布局,对于处于结构调整中的中国产业和企业来说,有太多东西可以学习和借鉴。

东芝、索尼等电子企业产能将下滑内存芯片价格走势难料

王如晨

1999年中国台湾“9·21”大地震发生后,全球IT尤其是PC产业链一度瘫痪。两天前的日本百年大地震,是否也会引发类似效应呢?要知道,日本一直是全球电子产业关键零部件与主力消费电子重镇,在半导体、平板产业、电视及数码电子等领域占据着重要地位。

内存芯片价格或暴涨

地震带来的冲击在所难免。目前,东芝、索尼、松下、夏普等日本企业纷纷公开了各自的初步灾情。

全球内存市场或将产生波动。东芝11日宣布,受地震影响,公司关闭了三重县四日市闪存芯片厂。其岩手县的一座工厂也遭遇停电,或造成设备损伤,将可 能导致交货中断。东芝官方表示,物流体系瘫痪,也会影响产品出货。去年12月,该公司NAND厂还曾因停电出现供应险情。当时东芝警告称,未来两个月产能 或下滑20%。

东芝是仅次于三星电子的全球NAND闪存巨头,全球市场占有率约1/3。

昨天上午,东芝表示,经过检查,工厂“并未受到太大影响”,目前已恢复运转,但坦陈,运输与后勤上将有一些影响。

不过,东芝的合资伙伴美国SanDisk发言人透露,东芝绝非全身而退。该人士说,公司将损失一些芯片,只是生产设施已恢复运转。

IHS iSuppli 说,2010年,日本的芯片公司收入约638亿美元,约占全球半导体市场的五分之一。它们在NAND闪存市场具有重要影响力,NAND闪存是苹果公司 (Apple Inc。)iPhone和iPad等产品的核心。以东芝为首的日本公司在全球闪存营收中约占35%。

清木华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余杰在微博中表示,东芝NAND厂与CMOS传感器厂都位于地震影响最重的岩手县、宫城县,可能带动内存芯片价格暴涨。

Gartner分析师Andrew Norwood也表示,地震和海啸不会有长远影响,但任何不确定的状态,都会在现货市场中有过激反应。

分析师们不是有意渲染危机效应。目前,内存芯片价格上涨言论正快速传播。不过,上海虬江路电子广场一楼一位存储卡与优盘商贩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坦陈,行货渠道可能更关注一些,他这边不会提价。

索尼恐受损最大

诺基亚发言人托米·库珀马基(Tomi Kuuppelomaki)表示,公司正在评估地震对关键零部件供应的影响。内存主力供应商是东芝的苹果,目前还没有发表言论。

除了内存,全球平板显示产业也可能受到影响。地震发生后,面板巨头夏普在界市的一座工厂自动停止运行。松下、三洋则表示,运营已受到一定损害。夏普、松下分别是全球液晶、等离子两大领域技术最强的企业,这可能影响其下游市场的信心。

不过,由于夏普最核心的生产基地位于距离震中较远的日本中南部,影响可能有限。

索尼很可能成为地震中受损最大的日本电子巨头。它的工厂主要分布在日本东北部,距震中较近。地震发生后,该公司关闭了6家工厂,日本市场大部分业务 活动处于暂停,目前正在评估损失情况。记者查询到,6座工厂2座位于福岛县,4座位于宫城县,主要生产蓝光光盘、播放器、磁头、电池及半导体产品。

索尼是全球数码电子巨头,也是电视、笔记本等领域的著名品牌。日本广播协会电视台昨天报道说,地震引发的大海啸至少冲走了其12万台PS3、5600台XBOX360。

其他间接损失可能更大。同样作为全球重要的内存芯片生产基地,地震对韩国、中国台湾地区的IT企业可能将产生正面影响。其中,三星、海力士整体实力 名列韩国前两大,台湾地区则有力晶与茂德两大实力企业。东芝宣布关闭一座工厂时,三星及时表示,公司未受任何影响。微软、任天堂可能借索尼受困提升游戏机 出货量;韩国、台湾地区面板业也有望趁夏普受困之时获得更多机会。

向新兴市场转移?

美国投行Maxim Group分析师马克·哈丁说,地震一开始只会造成少许负面影响,但持续时间越长,负面影响就越大。

这可能会造成恐慌心理,并蔓延到其他领域。2008年,当四川汶川地震后,深圳等地内存价格一度剧烈波动。1999年台湾地区“9·21”大地震发生后,北京中关村电子市场上64MB内存条价格也曾由600元猛升至1400元。

TechAmerica Foundation产业分析师、研究副总裁詹姆斯表示,全球科技供应链将会受到严重破坏,即使没有工厂被毁或受损,终端产品也会大量流入美国、新加坡、中国,或者其他可以组装的地方,影响产业布局。

日本IT产业链几乎每隔几年都会遭遇地震考验,地震可能成为日本IT核心制造业向中国等新兴市场快速转移的动力。之前,夏普已经宣布,愿在南京设立一座第8代面板厂,目前正打算在成都建立太阳能工厂。

不过,丰田社长丰田章男去年12月的一番话可能透露出日本产业人士的心理。他说,虽然市场规模、人工费以及汇率等有关因素导致日本制造理论上已过盈利极限,但公司仍会维持日本制造。他说,要有一种“不能让制造业从日本消失”的使命感。

供过于求局面有望缓解 液晶面板产业影响甚微

孙燕飚

“日本地震当天,我们正在与东京总部的同事开视频会议,当时明显看到东京会议室在晃动,后来视频没有了,但能通话,后来电话也打不通了。”昨日,索 尼中国一位中层对《第一财经日报》表示,地震中心附近的仙台和福岛一带是日本半导体制造厂的聚集地,影响较大,所以索尼在上述地方的6座工厂都已关闭。

上海松下等离子显示器公司一位经常去日本的研发主管指出,此次总部在东京的日本公司受影响都很大,比如旭硝子和索尼等等。但松下等离子工厂和夏普10代面板工厂都在远离地震中心的大阪,所以影响应该不会太大。

“旭硝子是全球三大液晶面板基板玻璃厂商之一,应该会在短期内影响液晶面板市场。”深圳一家彩电厂家高层表示,目前日本政府和企业最主要的任务是救助和恢复秩序,所以短期内来自日本的商品都会存在一些物流问题,进而直接影响到夏普的中大尺寸液晶面板的供应。

“由于液晶面板最近两个季度的供应正好有点过剩,所以日本地震总体不会对液晶电视市场产生什么影响。”上述高层说。

本报在1月底曾报道,由于液晶面板供过于求,液晶面板巨头不惜以牺牲自身利润空间来抢夺市场份额,包括三星在内的液晶面板巨头已开始计划增加其内部的cell模式出货量。

此外,由于日本是全球液晶面板原材料及设备的主要聚集地,所以业界也担心日本地震会拖慢TCL在深圳的8.5代面板项目的进程,以及旭硝子在深圳的配套项目。

“旭硝子的深圳项目上周才动土,远没有到搬运设备这一步,所以整个项目不会有任何影响。”TCL集团有关负责人昨日对本报表示,8.5代的主要设备早在春节前都已经进关,4月就要开始安装了,整个项目仍然还在按照原定计划加速实施。

招商证券分析师张良勇指出,日本玻璃基板厂商的防震指标一般比较高,即使短期出货量受到影响,也能够在短时间内恢复。

手握核心技术 日本地震波及全球产业链

王恒利

8.8级的特大地震“突袭”日本,部分工厂遭受重创,这场大地震对日本电子、钢铁等产业影响几何?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产业又有哪些冲击?日本企业最近二三十年的发展趋势如何?《第一财经日报》昨天通过电话采访了中国社会科学院全国日本经济学会理事白益民。

白益民曾著有《三井帝国在行动》、《瞄准日本财团》等,对日本产业经济素有研究。他认为,日本除了在很多领域把控着核心技术,也掌握着产业链中利润最丰厚的环节,给大部分全球其他市场的合资厂只留有组装环节的利润,这种“产业立国”的经济模式也是值得中国企业学习的地方。

本土企业为“雁头”

此次地震对日本相关产业的破坏程度有多大? 白益民认为,要从两方面分析。一方面,在过去二三十年间,日本的产业扩散在全球各地,GNP(国民生产总值)每年保持百分之十几的增长,单从经济上看,已 经在海外打造了一个新的日本。它创造的许多GDP(国内生产总值)被统计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国家,尽管看上去经济增长停滞,但这只是表象。从这个角度 来看,本土发生的大地震对日本经济以及重要产业不会造成特别大的影响。

另一方面,日本财团构建了“雁行形态”,即以本土企业为雁头,掌握最上游的产品和技术;其次是韩国和台湾地区,主要为日本技术做配套;最后才是大陆 地区所扮的“雁尾”角色,为“日本制造”做组装,处于产业链的最下游。从这个角度而言,受地震破坏的日本本土产业,不可避免地要波及到下游,特别是中国大 陆的一些工厂。

所以综合判断,地震对其国内经济不会有根本性的影响,恢复起来也比较快。

牵一发而动全身

白益民表示,日本是电子产品生产大国,此次地震对全球的电子产业肯定会有较大影响。东芝的一家芯片工厂因地震而停工,和电脑里的CPU不一样,东芝 生产的芯片用于更高端的产品,比如手机、闪存、汽车的自动控制系统等。如果代理企业拿不到货,肯定会囤积惜售,对价格的影响要看工厂的破坏程度和恢复进 展,如果工厂能够很快恢复运转,价格不会大涨;如果工厂停产一段时间,那么全球芯片价格肯定会涨。

其他产业,如钢铁,不会对全球铁矿石市场产生太大影响,因为日本目前已经集中生产高档钢材(如汽车板材),而大量粗钢从中国采购。这次地震可能会影响日本高档汽车板材对中国的出口,而长远看日本地震重建会增加对中国粗钢的进口。

对中国而言,白益民指出,当前需要警惕的是国际对冲基金及资本家通过制造舆论,夸大损失,趁机抽走资金,那将对整个亚太经济的发展都产生严重冲击,如果日本资本被抽走,整个亚太地区的产业关联体都将受到非常大的冲击。

“去制造化”是伪命题

最近几十年,日本企业一直向外扩张,把制造基地设在海外,有人认为这是“去制造化”。但白益民却认为,“去制造化”是个伪命题,日本向来是以“产业 立国”,产业向外转移有以下几个特点。首先,核心技术和利润掌握在自己手上。美国的产业是转移一项丢一项,但日本不是这样,日本公司的特点是以商业网络为 主体,比如几家大型汽车公司,都和中国建立了合资厂,留给中国企业的利润只在组装环节,其他利润最丰厚的如零部件、发动机、高端内部装饰等,牢牢掌控在日 本企业手上,日本一直是以“产业立国”,这有别于美国的“金融立国”。

第二,很多合资企业看似生产工厂,实则是在中国布下的销售网络,通过这种方式进入中国市场。

第三,把中国的品牌也纳入了日本经济的共同体中。比如长虹、海尔等,表面上看是中国的品牌,但显示器等核心零部件都是日本的,留给中国的只是一个牌子。

目前,中国也面临一些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遇到的问题,比如本币升值、劳动力成本上升、人口老龄化等,白益民认为,中国企业必须认清一个问题,是产 业立国还是金融立国,“我主张产业立国。中国企业目前遇到的很多问题,其实不是企业的问题,而是金融的问题,体制的问题,应该将金融和产业形成共生体,而 不是掠夺体。另外,这两年谈‘国进民退’比较多,其实应该是‘国进民进’,在国有经济、民营经济之外,还应该有一个相当规模的集体经济,日本很多大财团就 是集体经济,产商融结合,‘内和外战’。”他认为,这些都值得中国企业学习,日本财团在日本企业对外扩张中起到了重要作用,特别是1955年日本加入关贸 总协定之后,通过产业和金融资本相融合,把国内的产业整合成大集团,“内和外战”,这是后发国家追赶先进国家的一种模式。

相关阅读:TAG标签:日本 地震 波及 全球 产业链 内存 芯片 价格 暴涨 
Copyright @ 2011-2012 All Right Reserved U盘启动盘制作工具-U盘之家
网站备案: